文若姝**,猛地用力拿头砸向对方,撞得她和对方都是一愣,龙敖空抚上她的额头,文若姝抬手照着他额头就是一拍:

        “老实点,别随便动手动脚!”

        说完自己也是一怔,随后叹了口气:

        “我真的没有恢复记忆,只是突然有了跟你很亲近的感觉,而且觉得你根本不像平时表现出来的那样,感觉怪怪的。”

        “嗯?”龙敖空一怔,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很久才回过神来,文若姝看他失神的样子莫名的有些难过。

        “其实我们三千年前最后分开之前吵过一架。”龙敖空低声诉说,声音里带着某种难以言喻的感情。

        文若姝听着,竟然觉得心脏揪着疼,明明什么都不记得,却难受到要命:

        “因为什么?”

        “关于宝宝的事情。你觉得我不是个好父亲,大概是,我并不想任何人夺走你的注意力,而你在有了宝宝之后满心满眼都是他,我们不止一次起过矛盾,最后那一次离开去找灵植也是因为我们吵架之后我心中烦闷难泄,哪知道会遇上变故,自此一别三千年。”

        龙敖空说着顿了顿,抬手轻轻抚摸文若姝的头发,眼神柔和:

        “我没有想到你会失忆,但是我想这也许是一个全新的开始,这一次,我会变得成熟,尽可能变成你希望的模样。三千年里我刚巧过了浮生千年那一劫,所以性情较以往有了一些变化,你现在应该是恢复了一些直觉,这是我们兽类的天性,本能和直觉比记忆和法力更深刻的烙印在魂魄里,只是那个时候的直觉和现在的现实有了一定的冲突而已。没关系,过几天适应了就好了。”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