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鸾?”阿鸾迷茫的念出这个字,脑中仿佛有惊雷想起,“啊——”

        林鸾抱着头面容满是痛苦,文若姝吓了一跳赶紧伸手想扶她:“阿鸾,你怎么了?”

        “她没事,正常反应,等一下就好了。”龙敖空把文若姝伸出去的手拿回来放在自己腿上,虚虚握住,又冲抱着头的林鸾道:

        “罽宾王于峻祁之山,获一鸾鸟,饰以金樊,食以珍羞,但三年不鸣。其夫人曰:尝闻鸟见其类而后鸣,何不悬镜以映之。王从其意,鸾睹形悲鸣,哀响中霄,一奋而绝。”

        “这是说,罽宾王在峻祁山铺货了一只鸾鸟,用金笼子安置它,又喂给它珍馐玉食,但是这只鸾三年都不鸣叫。罽宾王的夫人说:曾经听说鸟见到同类之后就会鸣叫了,为什么不悬挂一面镜子倒映这只鸾的身影呢?罽宾王听从了他夫人的意见,鸾看到了自己的身影悲鸣,哀伤的鸣叫声响彻云霄,奋力飞天自尽。”

        文若姝觉得这个故事有点伤感:“这个罽宾王也太过分了,活活把鸾逼死啊!”

        龙敖空拍拍她的手,阿鸾在这说话的间隙已经恢复平静,有些不确定道:“你的意思是我梦到的那只鸟叫鸾,我的那些行为和我身边发生的事都是受了这只鸟的影响?”

        “你刚刚没有想起什么吗?”龙敖空直视林鸾,“你为什么叫林鸾?”

        “我之所以取名林鸾是我妈在生我的时候梦到了凤凰,她说凤凰跟她说要让我叫林鸾。难道跟这个有关系?我刚刚突然头疼得厉害,脑海里闪过一些模糊的碎片,什么也没看清。”

        “你不是受了这只鸟的影响,你就是这只鸟。”

        “啊?”两个女人同时惊叹。

        “不可能,我是不是人我自己还不清楚吗?”林鸾眉头紧皱,觉得这个说法太扯了,“再说了,我只是觉得自己就是那只鸟,事实上我这么多年都是人啊!”

        相比之下文若姝就淡定多了,看一眼林鸾就转头看龙敖空:“你的意思是阿鸾跟我一样,我是凤凰,她是鸾鸟,她跟我一样失忆了?”

        “她没有失忆,如果我猜的不错,她是自我封印以转世轮回来躲避天地大劫了。她身上发生的这些都是先天本能,你的法力需要找回,她的法力只需解开封印就能恢复。而且,我估计没错的话,她母亲梦到的不是凤凰,而是鸾鸟,只是世人常常将两者认错罢了。”

        异兽有各自先天具有的能力,虽说已经得道有大能力,但是究根到底还是兽,是兽就有本能,越是强大的异兽掩盖自己本能的能力就越强。除了原本的食物链压制以外,上古没有什么威胁异兽生存的外界事物,所以大多数异兽生存的环境都比较安逸。

        天地大劫出现,异兽一定会有感应,这种情况下他们必然会各自想办法保命,无论是自己封印幻形,还是自我封印转世,亦或是自建阵法沉睡,总归都会有个选择来避祸。

        “鸾身负天道使命之力,一出则天下安定,那换一种说法就是非天下安定不出,现在是盛世,她出来自然顺理成章。鸾长居女床山,女床山遍布鲜花高树,正是她梦里模样。众异兽后来应天命托身天庭供职,鸾受命于西王母负责送信,手下数万鸟类来往各地,也是她梦中模样,她周围出现的那众多鸟类只怕都是当年差遣的那些品种。鸾自罽宾王那一世之后极其厌恶照镜子,呐,她不是一直不爱照镜子么!”

        【本章阅读完毕,更多请搜索大众文学;http://www.fscape.com 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