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鸾没有直接说自己的情况,而是反问:

        “我想知道,你们究竟是什么人,龙先生应该不仅仅是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吧?”

        “我们的情况一时半会儿说不清楚,我只能说,我们极有可能是同类,并且这对你的生活家人之类的并无威胁,你会明白前因后果,并且可能有机会找回你缺失的东西,所以你大可不必脑补过多。”

        龙敖空漫不经心的摸索着文若姝的手,“当然,我们不会是同一种物种,你先说说你的情况吧。”

        林鸾犹豫了一下,组织语言:

        “我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做梦,梦境都很相似,总是会出现一只大鸟,那只鸟是青色的,但是有彩羽,很漂亮很漂亮。它大多时候都在一座开满鲜花、长满苍天大树的山上。没事的时候,它会自己走来走去陶醉于自己的身影,但是有的时候它会觉得厌烦。每当它厌烦了,就会帮一些动物送信儿,它会飞过高山和峡谷,穿过云层越过河流,从一座山飞往另一座山。那些山都长得不太一样,那些动物我也都看不太清楚,而且我根本认不出来那都是些什么动物,但就算我看不清也能感觉到,他们都长得很奇怪。”

        “恐怕不仅仅是做梦那么简单吧。”

        “其实还有,我从小就特别喜欢鸟类,可是小时候养鸟总会在晚上做梦的情况下把鸟放出来,我没有梦游症,这种行为也仅仅针对鸟。自从我梦到这只鸟开始,我就不能照镜子,我梳妆打扮都是靠着仆人。十八岁生日之后,我发现又出了新的状况,我虽然听不懂鸟说什么,却能感知到它们的情绪,有的时候遇到品种珍贵的鸟,我甚至能指使它们做一些事。”

        说到这儿,林鸾犹豫了一下,然后又道:

        “我住的地方有好多好多的鸟,都是自发来的鸟,它们也没有打扰我的生活,就是看上去太不正常了。我有到处查信息,也有找过那些能人异士询问,他们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林鸾的语气开始变得急切:

        “最关键的是,我现在梦到那只鸟的频率越来越高,面目也越来越清晰,我总觉得跟它有种宿命的渊源,仿佛它就是我一样。这种感觉太强烈,弄得我越来越不安,这太奇怪了。”

        “《山海经》记:女床之山,有鸟焉,其状如翟而五采文,名曰鸾鸟,见则天下安宁。”龙敖空淡淡的说出这句话。

        “《山海经》中有记载,在一个叫女床的山上,有一种鸟,形状像野鸡却长着五彩斑斓的羽毛,这种鸟的名字叫鸾,见到它,那么天下就安宁了。”

        文若姝愣一下,常年写网文导致她看的书比较多,遇到这种文言文之类的东西,习惯性的就会翻译。只是这时候莫名多嘴,难免觉得有些尴尬,职业习惯真是害死人。

        龙敖空安抚的拍拍她的手,拿起身旁桌子上早就准备好的果汁,倒一杯送到文若姝手里,文若姝默默地接过,然后收获龙敖空一个赞许的眼神:“你说得对,就是这个意思。”

        【本章阅读完毕,更多请搜索大众文学;http://www.fscape.com 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