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同时看过去,只见一个弯腰驼背、又瘦又矮的老年人以他这个年纪很不可思议的速度跑到两人面前,然后:

        “噗通——”

        老人一下子跪扑在地,尖瘦但看上去十分慈祥的脸上突然就遍布眼泪:

        “娘娘啊,老臣对不起您啊,这么多年,您和小殿下受苦了啊!老臣真是万死难辞其咎!想不到还有能见到娘娘的一天,能见到娘娘,老臣就算是死了也安心了。”

        文若姝呆呆的愣着,什么鬼?娘娘?她从小生长在**旗帜下,一颗红心向祖国,热爱**热爱党的。在封建王朝都亡了快一百年的现代社会,居然还有这么腐朽的封建阶级称呼。

        “龟丞相,你别激动,她没有以前的记忆。”龙敖空往前一步似乎是想扶面前这个老人。

        “失忆了?造孽啊!都是老臣的错!”一声哀嚎又吓得文若姝抖了抖。

        老人家似乎是更难过了:“娘娘受了多少苦啊!娘娘不记得老臣了么?您看您看,老臣的背上还有您那时候闹着玩画的小乌龟呢,老臣都没舍得抹掉。”

        老人说着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转过身,下一刻,文若姝看到了超出她二十三年认知的画面,老人家的背上凭空出现了一个硕大的乌龟壳,灰绿色的乌龟壳正中央画着一个十分搞笑的简笔乌龟画。

        “乌、乌、乌龟、乌龟壳!”文若姝语无伦次,抖着手指指着面前这个乌龟壳,眼中净是震惊和不可思议,下意识的扭头去看龙敖空。

        “嗯,这是龟丞相,你以前总喜欢戏弄他,但是跟他很亲近。他是看着我长大的,后来你嫁到龙宫他也很疼你。你一直都拿他当长辈。”龙敖空冲文若姝点点头,这样解释道。说着,似是想到了以前那些愉快的过往,黑色的眸子带了一点暖意。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