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事实呢?颜师可知最后战果?”萧寒低声问道。

        “知道!”颜之推缓缓点头。

        虽然这次史无前例的大胜,被长安某些人刻意遮掩了很多,导致无数百姓只知道大唐胜了,却不知道大唐如何而胜。但这些东西,自然是是瞒不过颜之推。

        “出兵十万,折损不到十之一二,却斩敌数万,俘敌十数万,堪称古往今来,难得之大胜!”颜之推目光如炬,盯着萧寒道:“不过,难道你想说,这都是你火器的功劳?”

        萧寒哈哈大笑了两声:“小子不敢冒领功劳,这里面最主要的,还是李靖将军指挥有方!虽然他如今在长安,被人逼得都大开门户,就差没睡在大街上了。”

        “李靖……”颜之推听萧寒突然扯出李靖,而且话语中还多带悲愤,突然间有些明白:这小子东拉西扯,好像并不是在扯闲淡,而是想说他自己和李靖有多委屈!

        再联想起这两日闹得沸沸扬的东院事件,颜之推似乎都能想到,这小子接下来,就好在自己面前卖惨,来博得一点同情,顺势再提点要求了。

        “李靖……”颜之推古怪的看了萧寒一眼,并不打算入套,只是淡淡的笑道:“李靖的军事才能天下无双,但他的人情世故却实在是……这次大胜回来,他本可以风光无限,位列人臣巅峰,却偏偏怕什么功高震主!被几个急于表现的小人稍一弹劾,就信以为真,还学他舅舅韩擒虎玩什么自污,最后竟将自己弄得如此落魄,也难怪陛下愤怒!这倒怨不得他人。”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咪咪,安装**。】

        “呃,颜师,这个您都知道了?”萧寒瞪大眼睛,满脸惊诧,他没想到久不在朝堂上的颜之推,竟然连这种事情都知道,而且分析的还如此准确!

        李靖的情商低,这点萧寒早就知道了。

        早在隋朝杨广还在时,别人都送礼,攀关系,可身为韩擒虎的外甥,享有这么大的先天优势下!却在七品县功曹的位置一坐就是数年,哪怕到了大业末年,还是一个小小的郡丞!这就足够说明很多东西了!

        如果,有人不服气,说这只能说明李靖无功利心。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