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沁彷佛在作梦。虽然每天都有这种感觉,但这可不是正向积极的人生态度...不过她也不清楚正向积极的态度是怎样。

        现在她正在一个华美客厅的小角落,努力抑制喉咙深处传来的恶心感,毕竟这可是她接下去三个月的三餐钱。

        恶!

        她一脸狰狞的看着房间里其余已经把手上药剂喝光的人,再看看手上三分之一杯泛着恶心绿hsE的药剂,後悔自己没有一次解决掉。

        就算是梦嘛,当下也是会有心里Y影的,毕竟这喝起来很像她很讨厌的某种食物的味道。

        她忽然注意到气氛变了,於是她抬头,看到某位年轻男子後脑勺上的黑灰sE甜甜圈。她视线没有多停留,放下手中的玻璃杯後,手眼同心协力的挤到人缝中察看前面的状况。

        一脸疯狂又理智的白袍科学家m0着他的山羊胡,正在听b他矮一个头的助手的悄悄话。

        林沁稍微转头环顾四周,每个人都一脸严肃而且站的直挺挺的像只木棍。发生什麽事了吗?

        这时助手讲完悄悄话,告退了。

        科学家的脸部表情似乎有点微妙。他沉默了一阵子,然後开口了,还一边往门口缓慢的移动。

        「很不幸的,出了一点状况...」

        停顿。

        「因为我们的实验人员每天都非常辛苦的加班,所以JiNg神不济,不小心把各位的药剂弄成另外一种了...」他一只手握住背後冰冷的门把。

        一片寂静。

        「是什麽药?」有一个人发出低沉的声音问。

        科学家发出暧昧又好像有点尴尬的笑。

        「是春药喔。」

        【本章阅读完毕,更多请搜索大众文学;http://www.fscape.com 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