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景云想过万千种可能性她要和女主见面。

        那是一个史诗级的大场面。

        阳台上,她要亲眼目睹这位女孩的坠楼,尽管她肯定会开启光环,不受半点伤害,但没有气垫床,也没有吊索亚,疼是真的疼,惨是真的惨。

        她在剧组拿盒饭时从群众演员中看见了许亦浼,她扎了个快掉下来丸子的丸子头,反复背诵着仅有的三句台词。

        赵景云的目光不自觉地追随着。

        【宿主,你不要靠近她,她已经身世凄惨,很可怜了。】

        赵景云对系统扭曲人性的误解不屑一顾,耳边静静听见女主如溪水潺潺的流声,“这边的环境和我们设想的完全不一样,影视城春寒料峭,细雨蒙蒙,场务今天又赠送了一份盒饭,我特别开心。”

        然后,许亦浼对着镜头一口气啃了两个油炸大鸡腿。

        文静的女孩向食物伸出了张牙舞爪的手。

        一种美感悄然无息地在破裂,生活的不易轻易流露在她油汪汪的唇边。

        “这是在搞吃播?”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