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政王妃这大除夕的跳河!

        还是大夥连人都没辨清的情况下,大夏太子就同样扎进水里,大夏太子认得可真是准。

        g0ng人们很快扶着赵斯斯上船,还有扶起萧其非。

        天子今日出行与民同乐共度除夕,听着就是关Ai子民的君王。

        赵斯斯照旧还是行了个礼:“给皇上请安。”

        天子打量她一番,同样笑道:“湖水冰,快给摄政王披上外衫。”

        赵斯斯打了个轻微的喷嚏,r0u了r0u鼻子,一件披风轻轻覆在她身上,暖也不暖,视线落在河边上,可刚刚水里时她感觉到还有一个人在河里,也不知是谁…

        有还是没有也无法断定,可感觉太过强烈。

        天子的一句发问打乱她的思绪:“摄政王妃大冷的天跳秦淮河,这是要做什麽?又跟摄政王吵架呕气了?”

        这个又字。

        赵斯斯如实回答:“回皇上,是臣nV的猫儿掉下河,这才追下去。”

        说到猫,赵斯斯视线投向萧其非,以及在场的g0ng人,并没有发现小白的踪迹。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