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文学 > 综合其他 > 狐说 >
        「这还不简单。」

        分胯摆架搭势,半点不带虚晃的招子。

        挺JiNg神的一人,怎麽马步扎得膀斜腿弯。无忧兽不懂,也不想懂,它只皱着脸,为一棵好苗子就这麽废了而惋惜。

        「怎麽回事,从来没人教她法术么。」

        「祖爷所言甚是。」玲奈道,她虽天赋异禀,遥上天君却从未教授过一星半点用得上的。」

        「遥上?」转动眼珠,无忧兽的哂笑里带着感怀,「漆黑麻乌的小水蛇。」

        「说得对极了。」

        那边传来小火狐的声音,无忧兽甩头吼道:「有你什麽事!」

        「我好歹也是小水蛇养大的小火狐嘛。」珠理奈不甘示弱,当真是人怂嘴不怂。

        就算是块璞玉,不打磨也成不了名器,这小东西已经三千岁了,却连个马步都扎不稳。一PGU墩坐在地上,无忧兽耷拉下脑袋,问她:「那你会什麽?」

        三千岁自然又表演了一次口吐烟花,玲奈觉得b上次吐得还要漂亮,也还要不实用。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