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文学 > 综合其他 > 狐说 >
        时已午後,神怠思惰,又饱食了一顿,珠理奈宛似一只刚出生没多久的狐崽子,刚吃完就N声N气嚷嚷着要困午觉。遥上在她一出生就带她上了天g0ng,那时候想必也是辛苦万分。念及此,玲奈不由对遥上天君多了些微同情和怜悯。

        春yAn洒遍山头,风日晴和,若不提接下来要做什麽,珠理奈倒驱散了困倦,漫出闲步踏青的逸致。

        石门大开,生怕自己又成了孤家寡人,珠理奈这回让玲奈先进,随後才颠颠地跟了上去。

        神仙们为表清白洒脱,向来喜着素衣,其中将一件白布穿出百般花样的也不在少数。可珠理奈仍觉得没有人b走在前头的这个nV人更适合白衣。当然她也不是总穿白衣,早晚寒凉,她还会披覆一层浅纱,有时是玄墨sE,有时则是青竹sE。於是珠理奈又觉得,她穿什麽都适合,都自有一派清新脱俗,怎麽都看不厌。

        即便同食同寝,朝夕相处,这话她从来没对玲奈说过。没说过的有很多,添上一二句也无伤大雅就是了。

        「你怎也跟来了,怕我吃了这小东西?」见到玲奈,无忧兽发出惯有的乾笑声。

        「呔!狐君是怕我给你打残了才来的!你能吃得了我?」

        「人怂嘴不怂。」

        仇深似海的脸,笑起来愈发滑稽。珠理奈想不明白到底是谁给它取的这个名字,存心要它不自在。

        寻了块光整处,玲奈席地而坐,「她的修行我不会cHa一句嘴,但请祖爷不吝赐教。」

        鼻喷热息,无忧兽目视珠理奈:「你,扎个马步。」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