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文学 > 综合其他 > 狐说 >
        三千岁向来起得晚,因为遥上天君起得晚。倒不是天君自知不能以身作则所以羞於约束,实在是她老人家起不来身,cH0U不开鞭,遥上仙府也就再没人敢去吵三千岁。

        可到了狐王府,那就不一样了。狐君寝食有度得很,早上待宰的J刚打鸣她便起来了,要不先看会儿书,要不就在院子里练会剑。倘若三千岁能一个人睡觉,狐君念在遥上不喊她早起的份上恐怕也不会多事催她。然而三千岁非得跟狐君挤一床,狐君早起,难免得惊动她。狐君对此不抱有任何类似愧疚的心情,甚至大清早就要听她聒噪还怪烦的。之所以没狠心赶她去别处睡,狐君将那般复杂心境理解为是「懒得单独给她的屋子施个法障」。一起睡,出什麽事能及时对应。

        「哦,是么,我还以为你舍不得我呢。」

        听她说完,珠理奈放下调羹,一副失望透顶的哀怨神情。

        觑她一眼,玲奈继续抿着自己的N粥,「没那回事。」

        她再怎麽哀怨都b不上於樱林风起风止、花飞花谢时泫然yu泣的悲寥。无意也好,故意也罢。若有机会,其实还想再看看那样的表情,也想知道她始终隐忍不发的又究竟是什麽。

        狐君好奇心未尝不重,只是从前没这麽重过而已。

        给玲奈夹了茗荷,珠理奈笑嘻嘻说道:「你这人就是嘴y,还好我是个不计较的,换做别人气都给你气走了,这狐王府可待不了三天。」

        你想走也没人拦你。

        话未出口,又听珠理奈说:「我没见过你这麽好的狐狸,老龙虽说是龙,那张嘴也不晓得是不是从前跟哪只狐狸厮混久了,真是毒穿了我的心肝脾肺肾。」

        「我不过是承她的意办事罢了,你且不必觉得我多好,免得往後失落。」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