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祈最终也没等到这样一个心平静和“促膝长谈“的一天。

        六月十七日,周月琦在隔壁中学结束了最后一门科目的考试,今天刚好是周五,周月琦和赵令然还有其他几位玩得好的同学约好了考完在距离学校不远的购物中心的自助餐厅吃饭。

        因为提前一周就跟爸爸妈妈报备过了,江梅和周敬国甚至慷慨地一人私底下给了一千块让她玩得开心,有事就给他们或者给江祈打电话。

        拿了一圈食物后,赵令然先发制人:“你们打算暑假怎么玩啊,要不咱们一起出去旅游吧。”周月琦刚吃了一大块哈密瓜进嘴巴,像一只贪心的仓鼠一样鼓着脸颊咀嚼,暂时腾不出空回答她的话。

        另一位同学顺手递给周月琦一沓纸巾说道:“这恐怕要取决于我的中考成绩如何了,要是考得差被我爸妈打发回乡下NN家帮忙喂J都是有可能的。”

        周月琦终于咽下那一大块蜜瓜,看同学满脸愁sE,安慰地拍了拍她的肩膀,“别妄自菲薄啦金金,你肯定可以的!再说了刚考完就敞开肚子玩呗,之后的事等出了成绩再说。”

        “这么说我们可以趁出成绩之前出去玩啊,不用走太远,在附近玩玩应该没关系吧。”另一位同学提议道,“这样一来,家长多半不会拒绝,趁没出成绩前还能在家当几天皇帝,得赶快把该享受的享受到了。”

        这个提议得到大家的一致同意,周月琦也开心地表示回家问一下父母,自己的爸爸妈妈肯定会同意。

        实际上她不好意思说觉得自己这次考试超常发挥了,进到哥哥就读的高中部肯定可以,感觉还有很大几率可以进实验班呢,毕竟最后几次模考她一次b一次考得好,“我可能就是传说中学习的料吧”她在心里沾沾自喜。

        几个小**吃完饭最后在商场里逛了一会儿就互相道别回家了。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