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十点,城市的喧嚣逐渐归於平静,夜sE一倾而下,远方的山巅拢着一圈莹白月光,有星宿停泊於上。

        室外逐渐踏入夏夜的梦中,室内却明光大盛,清醒依旧。

        任平生深深凝视着顾念之,那双漆黑的眼底,有平静、有坚定,还有细微的柔情在其中一簇一簇地绽放。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抬手放在了她的手心。

        小心翼翼,虔诚似的。

        顾念之心下一软。

        岂料下一秒,任平生却倏地握紧,将人直接拽了过来。

        猝不及防地被拉,顾念之被惊得瞪大了双眼,重心一时没拿稳,直直往他方向倒去。

        任平生好整以暇,稳稳接住了她,接着一只手绕到nV人身後,堪堪揽住那纤细的腰肢,在她好不容易放下心後,手上再次猛地使力,於一声惊呼中将人贴上自己的身前。

        另一只手仍是牢牢地牵着,他将下巴搁在她头顶,因为刚吹完头发的缘故,发丝这会儿还微微蕴着热气,暖意轻巧地覆了上来。

        顾念之突然被这一拽一拉的还有些昏头,此时被按在他怀中,眼睛很慢地眨了两下,便感受到男人温热的气息拂面而来,隐隐带着那清淡好闻的木质香。

        而他的声音也伴着那木质调的清香温柔地送入耳畔──

        「请多指教,nV朋友。」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