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东杨将蜡梅带到土地庙,重明和白麟都在里面,见任东杨扛着一个人进来,有些吃惊。

        白麟冲上来问:“东杨,这是怎么回事?”

        重明从任东杨肩头把人接下来,眼神中也满是探究。

        任东杨说:“动作轻点,她背上有鞭伤,很深,我给她洒了点药包扎起来了,这远远不够。重明,你带她到城里去看大夫,务必要妥善处理好她的伤口。现在就去吧,路上不要太颠簸,免得加重她的伤势。”

        白麟撇嘴:“这是谁啊,你这么上心,还把重明当牲口使。”

        任东杨说:“你跟重明一起去,你们俩轮换着背,小心点,我要她活下来,知道吗?”

        白麟当即跳开一步:“你让我背别的nV人?!不可能!我不会让别的nV人碰我身子的,东杨,我只给你碰。”

        任东杨深x1一口气,说:“不要挑战我的耐心,乖乖听话。”

        白麟察言观sE,看出任东杨在动怒的边缘,不敢作妖,默默站到重明身旁,表示自己听话了。

        任东杨继续说道:“现在给我两瓶金创药,我带的用完了。”

        重明把蜡梅交到白麟手中,白麟纵有千般不愿,也只得默默忍了。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