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明打听着,寻到江陵城中最好的文玩店,细细b对,挑了一副翡翠珠方胜结荼白琴穗。

        白麟在一旁翻翻这看看那,见重明选好了,凑过来看了一眼,说:“啧,一看这就是好东西,挑这么好的g嘛?还不知道她要送给谁呢,万一要送给野男人呢?换一副换一副,差不多就行了。”

        重明专注地看着琴穗,说:“我不想那么多,我只知道,主子吩咐的事,要做好。”

        白麟翻了个白眼:“没心气的家伙。她都没给我送过礼物呢,现在却要给别人送。重明,你主子给你送过礼物吗?”

        重明温良地说:“能陪在主子身边已是最大的幸事,重明不求更多。”

        白麟嗤笑一声,正待再嘲讽几句,却想起自己连“陪在东杨身边”都算不上,便住了嘴。

        但白麟是何许人物,天底下能叫他沮丧的事,迄今为止还没出现过,他立刻就想通了:东杨不给他送礼物,他可以给东杨送啊。刚才看到的那个羊脂玉同心坠子不错,就它了。白麟吩咐伙计把坠子包好,贴x口藏起来,只待看见任东杨时把同心玉坠送给她。

        那边厢,重明又挑好了盛放琴穗的锦缎盒子,也吩咐伙计包好,二人各自结了账,俱是心满意足地出了店门。

        今日的夏宅也是平静无波,夜间待众人睡下后,任东杨去了土地庙。

        重明奉上买来的琴穗,任东杨拿来一看,夸赞道:“不错。”顺手把装琴穗的盒子扔到重明怀中:“不用盒子,拿着不方便,我往荷包里一揣就行。”

        白麟看着任东杨随意的动作,心想:看来这人也没有多重要。随即献宝似的拿出同心玉坠捧到任东杨跟前,说:“东杨,这是我今天挑了好久的玉坠,玉保人平安,你戴着吧!”

        任东杨接也不接,不耐烦道:“我没有闲工夫戴这些东西!”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