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打扫完西院,夏家子弟陆续来了。

        任东杨引着小喜一同先把别处打扫了,让小喜找个隐蔽的地方休息,自己又折返到西院附近接着打扫。

        小喜知道任东杨能g,不疑有他,只嘱咐说:“你不要乱走啊,被抓住了可不是玩的。还有别忘了吃早饭的时间。”

        任东杨借着花树遮挡,拿着扫把站在西院连廊外,冷眼看夏家人练功。

        夏楼训话:“清晨为一日之始,yAn气初升,正适合修炼内功。你们须气定神凝,心无杂念。”

        众人便开始闭目站桩,夏楼穿行在众人之间,不时敲打,诵念内功口诀。

        任东杨暗暗点头:夏家的烈yAn掌虽是外门功夫,却也不放松内功修炼,如此掌力才能有后劲。

        内功修炼完毕,夏楼演示了两遍烈yAn掌,一慢一快。烈yAn掌共二十一式,大开大合,刚猛无匹,的确不负盛名。只不过夏楼意志消沉,使出来难免有颓靡之气。如此刚猛的掌法,夏楼使完两遍仍是吐纳自如,任东杨料想此人功力应当与自己不相上下。

        随后夏楼命众子侄两两对练,他指点了一阵,见没什么大碍,就先离开了,走之前点了夏勉与夏年替自己监督。

        长辈一走,剩下的人明显开始松散,嬉笑打闹。夏勉还在维持秩序,夏年早已g肩搭背,跟交好的几个兄弟玩笑起来了。

        一个岁数小点的问:“年哥哥,你们昨日出门,又去哪里玩了?有什么新鲜玩意儿?”

        夏年笑说:“去城里喝酒听曲儿去了,啧啧啧,那唱曲儿的小娘,手可真细啊。”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