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东杨成功混入夏家做了一名粗使丫鬟,现在她叫小善。

        “这里是西院,每日卯正,主家分家的少爷们都要在这里集合练武,所以咱们要先把这里打扫g净。”搭档小喜领着任东杨走在院里,告诉她一日里的活计。

        小喜个子中等,只到任东杨肩膀,此刻努力摆出前辈的威严,倒也有板有眼。任东杨跟在她身后,低着头缩着肩膀,小喜说什么,她都连连应是。

        小喜心想:这个新来的怎么更呆。

        小喜今天时不时地在想小善——上一个小善,现在应该叫蜡梅了。二夫人说要在粗使丫头里找个老实的去服侍年少爷,小善就被挑走了。照理说贴身丫头b粗使丫头轻松T面多了,可小喜总是忍不住担心。谁不知道年少爷就是个活阎王?这些年不知道糟蹋害Si了多少nV孩。小善长得不美,应该可以免遭毒手吧?可是小善又不够机灵,不知她会不会不小心触怒年少爷遭罚?

        小喜想得愁肠百结,看着眼前这个更不机灵的新小善,重重叹了一口气。

        匆匆给任东杨讲完后,小喜带着她劈柴去了,日落前可得把这些柴火劈完,不然没饭吃。

        任东杨一边劈柴,一边回想刚才小喜说出来的信息。每日卯正,夏家年轻一代要在夏宅西院练武,夏楼虽懒懒的不管家中事务,对子侄们的武功倒很上心,不仅严格教导,还会亲自与小辈交手C练。任东杨盘算着怎么能自然地在打扫完西院后留下来,看一看夏家年轻一代的平均水平,顺便观察一下夏楼的功力。

        小喜看着任东杨仍是一副神游天外的呆样,手下动作却很快,太yAn尚未开始西沉,柴火已劈完一大半了,照这个速度下去,再过一会儿,她一个人就能把柴劈完。

        小喜走到任东杨身边,拉拉她的衣袖,悄声说:“喂,别g这么快,你以为劈完柴就可以休息了吗?管事娘子看见咱们这么快g完,只会给分更多的活。你慢一点,日落前劈完就可以了。”

        任东杨的思绪被扯回来,点点头,放慢速度。

        小喜看任东杨既能g又上道,心中对新小善的评价高了许多,愉快地划起了水。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