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陵地处要害,连通蜀秦吴越,城中有来自各地的客商熙攘叫卖,好不热闹。

        任东杨先在用餐的食肆打听哪里可以买仆役,得知江陵城内人口买卖都是在城东的牙行,带着重明到牙行转了一圈,心中暗暗打算。再寻了一处方便客栈住下,重明服侍着任东杨稍作休息,吃过晚饭后,待到天黑,任东杨就要先去夜探夏家庄。

        重明想要跟上,被任东杨制止:“情况不明,你跟去有些累赘,好好等着,明晚再随我一起去。”

        重明只得听令,依依不舍地看着任东杨,说:“请主子小心,重明等主子回来。”

        任东杨一挥手,消失在夜sE中。

        夏家庄在江陵城南三十里,任东杨施展轻功,不过半个时辰便到了。她先在庄外转了一圈,探查四周环境,留心是否有人巡逻。夏家庄周围地势平坦,西边是长江,庄内有一小路通往江边,小路两边是树林。夏家庄其余方位外尽是田地,东边有一大路通往官道,是庄内人出入的通道。但见庄内屋舍俨然,灯火多已熄灭,并未发现守卫巡逻。

        任东杨进入庄内,庄子中心有一座威武阔气的大宅,必定就是夏家嫡支的住宅了,她翻墙而入,留心各处动静。因为尚不清楚夏逐与夏楼的功力,任东杨不敢贸然前往,以免暴露自己。任东杨看到有一间房间还亮着灯,看形制应当不是夏逐或夏楼的住处,便悄悄贴过去。屋内两人正在说话,先是夸儿子露脸了,又抱怨老爷子偏心老大。任东杨便知这是夏庭两口子,耐心听二人说些家常闲话,想得到更多信息,忽然听到有惨呼声传来,虽然经过房屋阻隔声音已变得细微,但是对于任东杨这样的高手来说还是很清晰。

        任东杨循声而去,来到大宅中的一处院落。此时惨呼声已经没有了,只有一个青年男子Y沉的声音:“喊什么,你前面不是挺愿意的吗?现在就受不了了?”接着他又轻佻地说:“夜还长着呢,我们来慢慢玩。”

        随后是nV子惊恐挣扎的呜咽声,她应该是被堵上了嘴。

        名门正派就这德X?任东杨不屑地想。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