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日上午,任东杨去找安涤愁,安涤愁递给她一本小册子:“这上面是我搜集整理的夏家一些情况,你先看一下。”

        任东杨接过来翻看,夏家绝技名为烈yAn掌。无怪乎门主白苍选中他家论武,白苍少时本是一用剑门派的弟子,后偶然得到一部秘籍,习得高深掌法,其名为“纷纷掌”,纷纷掌共九层,招式繁复、机变无穷,白苍习得第三层时行走江湖,便在年轻一代中风头无两,却遭本门派长辈厌弃,逐出师门,白苍遂自创了芜门。十年前,白苍突破第七层,野心急剧膨胀,加上任东杨以十四岁之龄便达到第五层,芜门便开始高调行事了。

        芜门毕竟根基尚浅,还入不得名门正派的眼,白苍便邀请夏家家主夏逐论武,一为提升名望,二为验证功力。不曾想竟被夏家拒绝乃至侮辱,遂有了覆灭夏家的打算。

        夏家嫡支人口简单,家主夏逐有两子,长子夏楼,次子夏庭,孙辈只有一人,为夏庭之子夏年。旁支兄弟子孙众多,加起来约有五十多口,聚居在江陵城外长江边上的夏家庄。夏家时常到江陵城中采买婢仆,庄中婢仆有二十多人。

        夏逐脾气暴烈,一手烈yAn掌享誉武林。夏楼尽得夏逐真传,是夏家庄仅次于夏逐的第二高手,夏楼的亡妻是青梅竹马的师妹,与夏楼感情甚笃,却难产而Si,从此夏楼意志消沉,浑噩度日。夏庭武功一般,还不如旁支的堂兄弟,主要与妻子负责庄内事务。夏庭之子夏年倒出sE,算是小辈中的翘楚。

        安涤愁见任东杨看完,便问:“你有何打算?”

        任东杨略一思索,说:“隐匿暗处刺探消息太慢且不方便,既然夏家常采买婢仆,我便假作婢nV混入,这样最直接。“

        安涤愁笑着拍了拍任东杨肩膀:“不错,我也是这样想的。再派人每半月与你联络一次,估计不出两月就差不多了。让重明来传递消息,他跟着你做过不少事了,稳重能g,对你又再忠心不过,你们主仆二人合作最顺当。到时候我按着你们传来的消息做好部署,咱们便能将夏家一举拿下。”

        商议妥当,任东杨轻叹一声:“又是几十条人命。”

        安涤愁沉默了一会儿,说:“东杨,慎言。”

        任东杨苦笑:“我知道,我不会误事的。”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