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房后,重明手脚麻利,迅速准备好伺候任东杨沐浴,试过水温合适后,他回头唤道:“主子,可以沐浴了。”

        任东杨张开双臂,他便来服侍,随着一件件衣物除去,青年nV子颀长健美的身躯lU0露出来,肌r0U线条流畅,像豹子一样,蜜sE皮肤紧致,只是有几道陈年疤痕。重明无论看过多少次,都忍不住脸热心跳。他引着任东杨走进浴桶便要退下,却被拉住:“去脱光。”

        重明更热了,脸上腾起红云,重瞳的眼眸泛起水雾,在任东杨好整以暇的目光中褪下衣物。看到重明本就未穿亵K,而尺寸可观的粉sEROuBanG早已直直竖起,任东杨不禁轻笑一声。

        重明含羞嗔了她一眼,低头走过来,虔诚地捧起任东杨搭在浴桶边的手亲吻,含着任东杨的手指T1aN舐,不防被一把拉进浴桶。

        重明脸上溅了水。重明的脸是雅正的美丽,幼时任东杨选中重明来做她的侍从,便是因为他的雅正合了眼缘,重瞳虽略显妖异,但据说那是圣人的特征,所以无形中又为重明添了几分端庄。此刻这端庄的面孔却染了q1NgyU,溅到脸上的水滴更氤氲出暧昧的氛围,东杨觉得这样的重明很美味,便贴上去亲了他一口。重明想要揽住她,却被按住双手。东杨抬脚踩上他昂扬的ROuBanG,不轻不重地碾动,重明轻哼出声,东杨闭眼靠回浴桶,b划了一下x前,道:“T1aN我。”

        重明贴近,俯首从脖颈吻起,hAnzHU锁骨轻轻吮x1,用舌尖g勒锁骨的形状。东杨抓住他的手放到后背上,重明顺着脊椎来回轻抚,东杨舒服得喟叹出声,用脚趾g紧了脚下的ROuBanG。重明忍不住挺腰摩擦想要更多,另一边嘴上不停,一路吻到东杨x前。

        重明hAnzHU东杨的rUjiaNg,rT0u挺立着,微微发凉,重明的舌尖绕着rT0u打转,东杨满意地调整了一下姿势,抓着重明的手放到空着的另一边rUfanG上。东杨的xr堪合一掌,重明的手覆在上面,轻轻r0u碾,发y的rT0u硌在他手心,是别样的轻痒。r0u了一会儿,重明改为握住rUfanG,拇指拨弄rT0u,一下一下,与旁边舌尖的节奏一致。

        东杨享受了一会儿,觉得再在浴桶泡下去就不舒服了,于是推开重明的头。重明檀口微张,唇间挂着离开东杨xr扯出的银丝,神情迷茫。东杨微微一笑,伸手捏住他的下巴,用拇指抹上重明的嘴唇,说:“快点洗完,我们到床上去。”

        重明点头,红着脸认真服侍东杨洗浴。出浴桶擦g后,东杨令他穿上一件纱衣,便牵着他的手往床榻走去。到了床前,东杨轻轻一推,重明便倒在床上,他屈肘支起上身,块垒分明的肌r0U在纱衣下若隐若现,巨硕的粉sEROuBanG高扬,东杨走上前来握住ROuBanG撸了两下,惹出重明的SHeNY1N,接着东杨便在ROuBanG根部扣上了一枚锁JiNg环——东杨并非一个重yu的人,可是有安涤愁那么一个姐姐,还有什么是她不懂的?扣上环后,东杨笑得温柔:“这是为了你好,要是不小心乱S,还得你自己打扫。”重明声音沙哑地乖顺回答:“都听主子的。”

        东杨又撸两把,就坐了上去。Sh热滑腻的x口贴上坚y滚烫的ROuBanG,东杨稍作挪动,把Y蒂露出贴到ROuBanG上,熨帖地舒了一口气。她俯下身,将重明彻底压倒,禄山之爪贴到重明的劲腰上,一寸寸地往他腹肌上m0。凡是她手掌所过之处,无不像点起一片火苗,这火烧得重明目眩神迷,不住地耸腰摩擦X器,身上人Sh滑的幽谷涌出更多mIyE,重明只觉得如同身在云间。东杨的Y蒂被磨得舒爽,却远未像重明这般迷醉,她手下用力,狠狠拍在重明的x上,重明并未清醒分毫,反而发出了更SaO浪的SHeNY1N,喃喃地唤着:“主子……主子……”

        东杨被气笑了,问道:“是我服侍你,还是你服侍我?”说着便起身离开ROuBanG,重明恋恋不舍地正要表示抗议,那柔软Sh润的xia0x就坐到了脸上。重明忙伸出舌头殷勤伺候,hAnzHU圆润的Y蒂吮x1。东杨心道果然还是用嘴舒服,一时也软了腰肢,坐在重明脸上蹭来蹭去。坐着终究有些累,东杨双腿夹住重明的头躺了下来,重明顺势跪伏在东杨腿间,一只手抱住东杨的T0NgbU,如狗T1aN蜂蜜一般在x口T1aN弄,另一只手在东杨的大腿内侧摩挲。东杨享受着他彻底细致的服务,终于到达了快感的巅峰,mIyE源源流出,重明还在尽职地T1aN舐吞咽着。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