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有一新兴门派名曰芜门,创派不过二十载,前十年名不见经传,近十年来却行事高调,出手狠辣,十年间已灭六派。有前往芜门yu复仇者,均折于右护法任东杨之手。

        春夜,芜门大厅,议事已毕,众长老告辞退下,门主白苍留下了左右护法,单独嘱托一项任务。

        白苍打量了一会儿座下的两个年轻人,不免心中得意,这是自己亲手栽培出的双杰,是自己实现野心的路途中最得力的臂膀,想到此处,她的面目不禁柔和下来:“涤愁,东杨,如今咱们在江湖上也算闯出了一些声势,可之前垫脚的不过是一些不入流的小门小派,不曾真正g过什么足以震慑江湖的大事。”

        左护法安涤愁美目微动,抬眼问:“门主可是想对付江陵夏家?”

        白苍哈哈大笑:“涤愁所言不错!我敬夏家英才辈出,yu邀夏家家主论武,谁知夏逐那老匹夫自视甚高,不应邀便也罢了,竟还来信辱骂我芜门。既如此,就从他夏家开刀吧!”

        安涤愁颔首,轻飘飘道:“是夏家不识抬举,自寻Si路。”

        任东杨不由看了一眼安涤愁,却听见门主唤她:“东杨,夏家也算素有威名,不是之前那些小门派能b的,须得谨慎。此次我要你潜入夏家,暗通消息,待动手之日里应外合,一举将夏家覆灭。”

        “涤愁,东杨的接应联络便由你来安排,此事机密,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任东杨与安涤愁齐齐起身领命。

        白苍欣慰一笑:“得徒如此,夫复何求!你们下去吧,尽早动手,大计可成。”

        出了大厅,任东杨的侍从重明与安涤愁的新宠夭桃、新叶俱已等在外面,三人俱是美男子,只不过夭桃与新叶烟视媚行,重明则是挺拔如竹。此刻三人见主子走出来,便迎了上去。

        重明老老实实跟在任东杨身后,夭桃与新叶却贴到了安涤愁身边,安涤愁gg这个的下巴,掐掐那个的细腰,忙得不亦乐乎。

        任东杨无奈地让开一步:“姐姐!今晚议事吗?”

        安涤愁摆摆手道:“哪里就这么急了,先回去好好休息一晚,明日咱俩再议。瞧今夜月明星稀,虫声新发,真是良宵,咱们慢慢走回去。”说着便挥开男宠,携了任东杨的手往住处走。

        任东杨被安涤愁一拉,因任务而烦躁的心思静了下来,一路上听着涤愁有一搭没一搭地Y着诵月的诗句,渐渐不再去想夏家的事。

        到了岔路口,一行人停下来,安涤愁拍拍任东杨的手:“不要忧心,万事有我,今晚好好休息,好吗?”

        任东杨点点头:“那我回了。”又笑着补了句:“快去开始你真正的良宵吧。”

        安涤愁见任东杨有心思调笑,便放下心来,含笑点点任东杨的额头,左拥右抱着回去了。

        【本章阅读完毕,更多请搜索大众文学;http://www.fscape.com 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