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文学 > 都市小说 > 攻陷 >
        “这不是顺带的事嘛,再说了,您早餐我不也没给你算钱……”席朗低声嘀咕两句,在顾矜越来越危险的眼神中,赶紧跑路。

        “德行。”顾矜瞅了眼他背影,嗤了声。收回目光。

        客厅里很安静,顾矜游戏界面没关,他喜欢开静音,也没有背景音乐。

        幸而吃东西很斯文,喝汤没有发出声响,她左手轻轻搭在碗边,虚扶着,右手拿着白色瓷勺,偶尔有瓷勺触及碗底的声音。

        见他一直看着自己,幸而喝完最后一口,没有再盛的打算:“想喝?”

        本来没这个想法的顾矜顺势点了点头:“好啊,”他笑眯眯看着幸而:“麻烦大小姐。”

        幸而坐在沙发上没有起身的打算,她盘腿,从旁边扯了张薄毯盖在腿上,“自己去厨房拿碗,再把我这个碗带进去。”

        想了下,她补了句:“谢谢。”

        可能是因为生病的原因,她比平常少了几分盛气凌人,多了些平和。

        顾矜看她片刻,摇头笑了:“你还挺讲客气。”听得出是反讽。

        虽然是这么说,但他还是伸手去拿碗,扣在碗边的拇指有温热触感,想到刚才她并没有用嘴接触碗沿,眼底划过一抹释然。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