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文学 > 都市小说 > 攻陷 >
        她的举动让宋澜侧目,对于这个女人,他不由高看一眼。

        她身上有股莫名的匪气,如果宋澜和她站一起,问别人谁是道上混的,绝对都会毫不犹豫指向幸而。

        顾矜不知道什么时候收起了手机,他右手肘支在沙发扶手上,下巴搁在手背。

        幸而和沈冬交错喝了十多杯,沈冬耳后有些泛红,慢慢蔓延到脖子上,反观幸而,依旧淡定从容,她面无表情一杯接连一杯。

        沈冬心里暗暗叫苦,这女人太邪门了。

        虽然这点酒对他来说也算不了什么,但她就看起来像喝水一样,让他心里很有压力。

        他和顾矜他们也经常拼酒,四人的酒量都差不多在五十杯上下,现在幸而已经喝到了二十二杯。

        宋澜眼中的戏谑也逐渐消散,他略微坐正,吩咐手下:“去酒窖取酒。”

        林句又点了根烟,眼神依旧冰凉。

        在喝到第五十杯的时候,沈冬已经有些摇摇欲坠,嘴里嘟嘟囔囔不知道在说什么,宋澜也懒得听,用屁股都想得到,他嘴里没一句好话。

        幸而表面还是神色不变,顾矜却看到了她握着酒杯的指尖有些微抖。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