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文学 > 都市小说 > 攻陷 >
        顾矜今天穿了身白色运动套装,他绕过烟熏火燎的烧烤炉,“给我也来点,刚起,还没吃呢。”

        席朗赶紧应了声:“好。”

        顾矜自己去冰柜拿了瓶豆奶,回头看了下低头玩手机的女人,又拿了一瓶。

        他坐在幸而对面,嘴里咬着吸管,另外一瓶推到幸而面前。

        “请你的。”他说。

        幸而听到动静,抬头看他,半晌,勾唇一笑。

        “一瓶豆奶就想泡我?”

        没等顾矜说话,她对辛勤烤串的席朗说:“我饱了,喂狗吧。”

        席朗不知道她是有意还是无心,这句话太有歧义了,他看了眼腿边的狗,又看了眼顾矜,觉得气氛不对,赶紧收回余光。

        顾矜饶有兴味,笑弯了眉眼。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