障蔽她视力的巾带松脱,眼前一点一点的恢复光明,她和左朝枝四目交接,左朝枝放下了她的腿,棠眠的身子微微往下落了一些,两人合而为一之处稍微滑开,汁水顺着腿的弧度下滑到了小腿肚,一阵搔痒让棠眠发出了一声轻Y。

        左朝枝抬手将那带子扯落弃置,避开了她的注视。棠眠本就有一双会说话的眸子,喜怒哀乐都写在里面,被她这样瞅着,也不需要她说话,他就能心软了。

        “不用掉泪,我今天不会放过你。”左朝枝下意识的将已经半疲软的ROuBanG子往内撞到深处一些,滞留了一阵子后才cH0U身而出。

        随着他的撤离,棠眠仪一踉跄,左朝枝四是早有预料,稳稳地扶着她的腰肢。

        “啊嗯……”被灌满肚子的JiNg水从收缩着的媚x一路的往下流,流淌到了地面上,左朝枝掏出了钥匙,转开了三楼的大门,推开了沉重的铁门,脚步虚浮的棠眠被他打横抱起,那JiNg水一路滴落,绵延了一小路,左朝枝的动作称不上温柔,棠眠摇摇晃晃的,眼睁睁的看着铁门阖上,悲凉的想着,阖上的可不只是房门,阖上的还有左朝枝的心门,她被关在他的心门外面了,可是人却被他拉近了他关押她的房门内。

        房门内等着她的是什么?总归不会是什么好事。

        曾以为一直待在如意阁里头是保护,如今却不由自主地有些害怕,她的身子不由自主的微微发颤。

        左朝枝愤怒的样子有些骇人,像是一只未开化的凶兽。察觉到了棠眠的颤抖,左朝枝嘴角自嘲地上挑,“会害怕?”

        棠眠被扔到了大床上,ch11u0的身躯上全是红紫交错的痕迹,棠眠一双眸子里盈满了泪水,看起来十足的可怜。

        左朝枝b着自己看清楚她如今的模样,灵魂撕扯着,残存理智告诉他眼前是她最Ai的nV人他该心痛,可是心中想要毁灭一切的残nVeyu却让他产生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满足。

        她来不及喘息,男人已经翻身覆在她身上,左朝枝从床顶拉下了垂吊的玉环,将棠眠的腿高高吊起,再把间距拉到了最开,几乎要将两条大腿拉成一字型。

        “啊啊……”棠眠微微吃痛,发出了一声痛呼。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