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文学 > 现言 > 深情藏不住 >
        贺川坐在沙发上抽烟,他等程回出来后,说:“我答应了。”

        程回心里蓦地一紧,身体僵住了,以为听错了,但是没有,他重复了一句,说:“你说的事我答应了。”

        程回回过头看他,不可置信。

        贺川没看她,他低着头,额前散乱的发丝垂了下来,有几分狼狈,他何时这么低声下气过,也就只有程回能让他这样,他掐灭了烟,视线落在烟灰上,他的神情隐晦不明,看不出端倪,他干脆沉默了会,说:“你说的事,我都答应了。”

        他能怎么办,他还能怎么办,只能答应,不是么,他拿她没办法,他也不可能再用以前的手段逼她,他的心肠不是石头做的,他也会冷的。

        目前也没什么很好的办法,让程回屈服。

        所以,只能他屈服。

        ……

        月底,警察查到了保姆阿姨的下落,很快,保姆阿姨被带回墉城,这事很快也被报道出来,更加引发了外界的猜测。

        但警察这边侦办也是需要时间,很快就第一时间对保姆进行了审问。

        唐怀怀这边也看到了新闻,但她并没有着急,而是漫不经心在公寓里等着,她甚至还有心情开了瓶红酒品尝,兴致不错的模样。

        她现在手头上的钱还有很多,那老男人几次三番找她还钱,她并没有理会,就当不知道,甚至拉黑了那老男人,她吃进去的钱,可没有吐出来的道理,所以是绝对不可能吐出来的。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