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谨记着大人的教导,和老师报告,老师也有做处理,然而毕竟都只是十岁的孩子,除了口头警告,找家长恳谈,也没有其他办法。

        且后来常沁发现,只要她和老师说一次,愿意和自己说话的同学就少一个。

        冷暴力是非常可怕的。

        她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又是哪里得罪了对方,却能感觉到来自周遭的恶意,彷佛一团乌云,将常沁整个人团团包裹住。

        唯一的例外是路行止。

        在察觉常沁的处境后,隔壁班的路行止数次出手帮助她。

        甚至由于两家住同一小区,当父母没空的时候,路行止还会陪着常沁一起走路回家。

        那是常沁所能感受到,为数不多的温暖。

        然而远水救不了近火。

        常沁的心理状态越来越差,开始用各种借口逃避上学,这时她的父母才注意到,nV儿在学校都经历了什么。

        数次就诊,心理医生给出的建议是如果条件允许,换一个环境发展或许会是对孩子最好的决定。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