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苏目瞪口呆地看着秦弈做了个它预计之外的举动。

        他双手一翻,两边手心里都幽幽地出现了一个漩涡,慢慢旋转,似乎有虫洞一样的通道形成,内里如宇宙,若星云,缥缈浩瀚,无边无垠。

        一手上通紫府,轻抵安安眉心,一手下沉丹田,虚按安安小腹。

        安安无意识地闷哼一声,体内肆虐满溢的水灵之力仿佛找到了两个宣泄口,幽蓝的光芒上从紫府奔涌,下从丹田溢散,澎湃地进入了秦弈两手手心漩涡之中,上达秦弈的天灵,下沉秦弈的仙武太极丹。

        形成了一个完整的圆。

        秦弈体内如同一个蓄水池,安安身上过剩的水灵之力汹涌澎湃地注入,几乎瞬间就把秦弈都撑爆了。

        秦弈默默容纳着,既不吸收化用,也不往返循环,只是安静承受,作为收纳之用。

        流苏愣了半天,忽然道“喂,你怎么懂这样干的?”

        秦弈笑笑“当初岳姑娘替我吸纳往返混沌神雷,根本不是用嘴儿,我岂能不知?想想她的手法,模拟一二就可以了……安安这个更难一些,她身躯也有,所以多一个丹田漩涡,不然只需要搭紫府之桥就可以了。”

        流苏不可思议道“有占便宜的机会都不占,这个是你吗?”

        秦弈默然片刻,忽然道“棒棒,明明可以有其他办法解决,却故意去占人便宜的,真是我吗?”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