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弈更是蛋疼得都快炸了。

        这种灵魂交缠的感觉,比肉身更敏感得多,被这么拥上来谁顶得住啊!

        有没有穿衣服本来就是虚的。对于李无仙而言,在梦境之中除了本体灵魂是真,别的都是幻,衣服也是幻,所以她穿没穿都没区别。对于秦弈其实也差不多,他是灵魂入梦,哪能带着实体衣服的,他的衣服也是幻出来的。

        所以这种拥抱就是灵魂最直接的交缠,大家实际上是没有任何阻隔的直接触碰。

        秦弈忽然在想,自己和棒棒两球打架的时候那算啥?e……至少表现上是打架,而且还是两只球,不会往歪里想,可现在这个怎么算啊?

        不仅是人形,还光着!还拼命扭,还嘟着嘴试图亲亲。

        秦弈真的快哭了“你日常好歹是个板着脸的威严皇帝,别这样啊,有话好好说啊!”

        李无仙笑道“对着师父威严什么啊?”

        秦弈气道“那难道对着师父可以这样不穿乱亲的?”

        “可以的啊,师父自己写的**修炼,就是师徒俩不穿……不仅是师徒,还姑姑呢,嘻嘻。”

        “……老子以为你看的治国经典,结果你看的这?”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