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实上并不需要有什么大王来说话,当秦弈来了,话事人就是秦弈。安安只是不好意思责怪心目中高大伟岸的先生沉迷跟妖精胡闹,只能把锅扣给了小妖精。

        当抵达夜翎她们的海岛驻地,安安就知道了,这位先生在这群神州妖怪们面前的地位,真的不需要通过这条小蛇来发号施令。

        海岛有山,山底钻了洞穴,外部设有阵法,内部颇为宽广,可以藏不少人。洞中妖气浓郁,显然是妖怪们聚居之所。

        秦弈一走进去,里面就有好几个妖怪直了眼睛,很快弯腰行礼:“秦先生。”

        继而洞内一大片弯腰:“秦先生。”

        羽裳安安对视一眼,不知道怎么说才好……你说神州人与妖冲突尖锐吧,可从这场面怎么完看不出来呢?

        倒不是枕头风的威力,秦弈自身在裂谷妖族面前本就很有威望。

        当初率领大家破除禁制、披荆斩棘开拓裂谷,秦弈真的出力良多,可以说裂谷妖城有今日之盛都算是拜秦弈所赐,这是恩;妖庭之上,以一敌众,棒扫群雄,震慑妖域,这是威。

        时间过去并不算久,在老牌妖怪们眼中,这位秦先生是真正的国之上卿,再加上和大王少主的关系,他对裂谷妖城直接说了算都没问题。

        被挂在船舷差点风干成腊肠的小蛇重新盘回了秦弈肩膀,乐滋滋地带路道:“哥哥这边来,我们救了不少蚌女的。”

        安安来了精神,快速跟了过去。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