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弈虽是“嫌犯”,怎么也是神使兼姑爷,羽飞绫也只是说“不得离开羽人岛”,没说过不许见人。蚌女更是隔壁家的公主,也是个贵客不能怠慢。

        守卫的羽人妹子犹豫片刻,还是让蚌女进来了。

        蚌女绕过外面的通道,侧方廊道上看去,栏杆外便是院子,秦弈安静地站在院外潭水边,负手看潭。

        她也没再往前,就站在廊边柱后,悄悄地看。

        蚌女很清楚秦弈是受了冤屈的,心中有些不忍,才忍不住来看一下。本以为看见的会是一个唉声叹气满面愁容的场面,她还打算略作安慰来着,却不料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入目的男子青衣挺秀,安静俊逸,凝望潭水的眼眸里带着沉思,稳重平和。嘴角还带了一丝微微笑意,一种乐观的感染力便散发出来,看得人心中很舒坦,仿佛面对什么困难都不在话下。

        他明明是一个……刚刚从人人尊敬的神使地位骤然被打落尘埃变成了嫌犯的人,被软禁在此不得外出,巨大的落差往往能让人心态失衡,尤其是受冤枉的情况下更会表现得非常激烈,为什么还能有这样的淡然平和?

        蚌女自己是一个非常敏感自闭的性情,她觉得换了自己的话多半要把自己关在蚌壳里哭得稀里哗啦,绝对笑不出来的。越是自己做不到,看着这种笑容就越是舒服,甚至有点羡慕。

        有这样的心态,才能吹出那样天高海阔空山新雨的曲子吧。

        秦弈在看潭想事儿,蚌女倚着廊柱在看他,时间不长,场面却可入画。狗子蹲在戒指里,很想把流苏从狼牙棒里喊出来吃瓜。

        想想流苏复原事关重大,还是别拿这种小事打扰它了。

        狗子叹气着取了个包子塞进嘴里。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