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那个大大王在想什么,它也是此地最强者、最高权力者,大家的诉求都很难绕过他行事。楚王好细腰,宫中多饿死,囚牛好音乐,整个海族也都在往音乐靠,如今秦弈也不得不往这个方面试图去套近乎。

        秦弈有时候在想,要是一个肥宅做大王,这里会不会变成二次元基地?反正海中种族萌的时候本身就挺二次元的……

        摸不到头脑的杰尼龟,咕噜咕噜的象拔蚌。嗯。

        可以入画,做动漫。

        秦弈越发觉得师姐若是游览大荒走别的方向没来这里就太可惜了,唔,走对了方向她也未必进得来……以后有机会的话,一定要带师姐来这里住一段时间才是。

        前提是,得把这里的暗涌先平息了,不然师姐还好点,清茶过来岂不是很危险?

        呜……想师姐,想清茶了。

        “先生?”安安端茶过来,低声道“先生曲子里含着浓郁的思念,让人听了……心中惆怅。”

        秦弈停下吹奏,很是无语“你的鉴赏力很高,怎么自己演奏起来跟个二货一样?”

        安安抿了抿嘴“天赋不够嘛。”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