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人……

        他的面容很和蔼,表情很老实,笑容很亲切,声音都透着诚恳与温和,是那种很容易博得别人好感的类型。

        如果在其他时候,秦弈可能也会很乐意和这样的人交际,他自己也是个很容易和打人达成一片的人。

        可现在这个时候……

        这有九成九是情敌,或者情敌的幕僚一类,那就哼哼。

        心念电转,秦弈脸上也带上了热情和煦的笑容“能在这里遇上没有翅膀的人,真是个缘分。”

        那人笑道“这里没翅膀的人确实不多……兄台是从海里来?”

        句句在问是不是羽人族赘婿……倒也正常,一般人都会有这种猜测吧。秦弈心中转了转,笑道“正是刚从海里来,哎呀,岸上真是好风光,开了眼界。”

        “海中陆离,碧空如洗,景色才好。”那人笑道“兄台这只是少见都市繁华,其实见多了还是觉得海中滋味更佳。”

        秦弈便道“那阁下从何处来?”

        “乡野小地方,来投亲的。”那人拱手道“在下顾双林,兄台如何称呼?”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