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终麻将是三个女人加一只幽灵打的,刚刚突破晖阳牛逼哄哄的秦弈跑上跑下端茶递水,然后笼着手蹲在流苏旁边看。

        秦弈觉得这秦家麻将,完符合混乱之地的风范。

        他敢肯定,每一个人的神识都能轻轻松松看见对方和底下的所有牌,这场麻将等于明牌,可一个个都装着不知道,拿个牌还装模作样地在那摸啊摸个老半天,“啪”地一翻“二筒!”

        秦弈觉得这一家都是二筒。

        包括自己。

        不过这事也很微妙啊,棋牌棋牌,是并称的玩意,为什么下个围棋闲敲云子就让人觉得很仙,搓个麻将哗啦哗啦就让人觉得很俗呢……

        看来以后可以尝试一下把麻将往万道仙宫推广,杜平生他们一定很喜欢,说不定以后在棋痴之外还多了个麻婆之类,也算为仙宫做贡献嘛。

        李青君手里拿着个二万,纤手不自觉的搓啊搓,硬生生抹掉了一横,于是二万变成了一万。

        “我听牌了!”

        居云岫拿着个一索,搓啊搓了一阵,鸟都搓没了,变成了饼。

        “自摸!”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