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弈沉吟半晌,问道“你是特意来找我的?”

        “不错。”郑云逸道“我故意怂恿这蠢货出手,就是准备好了杀他,既是给我自己临时增强些力量以便应付此地之需,也算是给你的一个投名状。我的诚意已经摆出来了,如何取舍就看秦师弟。”

        秦弈看看程程李青君,两女都点了点头。刚才的战局,郑云逸确实没有任何表现,当时还觉得奇怪。如今看来分明是早就存心坑巫师的,并不是看秦弈复原才临时转了念头。

        既然刚才郑云逸对两女没表现出恶意,秦弈的敌意也就收了少许,倒是有些牙疼“你是真不怕死,我直接一棒敲死你不跟你废话,你岂不是来送?”

        郑云逸摇了摇头“人皆有好奇心,我说且慢动手,当然会看看我到底要说什么。何况秦师弟如今修行胜我远矣,也有足够的信心,听完再杀也不迟。”

        秦弈也摇摇头“你明明是个聪明人,为什么自认识你起,就总做点不上台面的事情?”

        “不上台面?”郑云逸笑笑“叶别情以画谋我家,我反图此画,究竟是谁不上台面在先?别说居云岫和你与此无关的话,师徒一体,我不找你们找谁?换了是秦师弟你……你可也是睚眦必报者,要是叶别情之谋是对着你来的,被你猜到了,你做得只会比我更直接。”

        秦弈淡淡道“我倒未必会勾结外人,郑师兄言重了。”

        “也许,那是你的坚持。”郑云逸也不在意,拍着扇子道“至于其他事,那是师门派系之争,我不过执行者……包括这次大比给仙宫引仇恨,我也不过是个执行者,你单怪我也没什么意思。”

        秦弈道“那你在大乾做的事也洗洗。”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