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携手进殿,感觉就更缥缈了。

        明明只是一座石殿,却如同到了空中一样,天高海阔,四处星云,没有墙,没有天花板,只有茫茫的黑夜。

        隐隐有黑色云沙,绕着四周轻轻旋转。

        “幽幻沙,此殿缥缈都是此物影响。此乃锻造与建筑的极好材料,尤其是祭炼迷幻类法宝与防护法宝都极为有用。”流苏道“这是幽垠空间自然诞生的东西,在此已历数万年,本身没有问题。但周遭残留有一些古阵,以及新近添加的新巫法,取沙多半会出事。”

        这货已经很少这么絮絮叨叨的做讲解了,即使是在裂谷下面破除各处秘境禁制的时候它都没怎么说话,这回担当起了解说员,可知它对此处有可能存在的血凛幽髓是多么志在必得。

        秦弈左右看了一眼,也觉蛋疼。不动这些沙的话,此地空间迷乱得连出口都看不到在哪,可去动这些沙的话,就可能陷入陷阱。

        他沉吟片刻,取出了一个木人。

        木人迎风而涨,变成了真人大小,蹬蹬蹬地跑了上去抓沙子。

        程程忍不住扑哧一笑,李青君也笑了。

        如果这里有人暗中在窥视,怕不是要气死。

        即使是如万象森罗宗的傀儡之术,傀儡与主人也是心意相连,一旦傀儡遇到什么幻术,主人也要受影响。可这个木人完与秦弈没有精神联系,它是设定好了的一种“程序”,什么幻阵或者是生命血肉类的巫法对这种木头都没半点意义。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