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的秦弈正在主地脉里修行。

        泡过温泉水,还吸取了一些留在体内,此时再来地脉修行,果然舒服了很多。

        不再有那种暴戾和原始欲望干扰情绪,不需要流苏再公报私仇地打晕他了,趴在那里一过就是十几天都没动一下。

        流苏就跟看傻子一样看他咸鱼趴。

        还是被夜翎传染了……在“只要舒服的姿态就行”的前提下,秦弈觉得原先的双枷趺坐五心向天蠢爆了,还是趴着舒服。

        就连两手收到腿边的废蛇趴,好像都很有天道之理,嗯没错。

        这种妖力吸收太野蛮了,力量蓬勃增长的感觉能让人心惊。秦弈想起之前自己中断离开的时候,恍惚间很可能也是感受到了一种“不应该、太夸张”的恐惧吧。

        在晖阳级别的洞府之中、吃着腾云期最合适的修行辅助丹药,从四层到五层很可能常规需要三五年,已经属于他这种天才的速度了,换了普通修士在同等资源供应下可能要在三五后面加个十,甚至更多。

        是的,到了腾云中期的程度,光是一层突破就可能需要大几十年,还是资源管够的前提下。明河师父的所谓百年晖阳,可知是多苛刻的要求。

        而如今在这地脉里,秦弈能感觉到,很有可能在一两个月内突破完成。

        可想而知妖族依托这样的地脉,整体的发展前景是多广阔。也可想而知与此同等甚至可能更可怕的天上灵气是什么程度。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