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边羽浮子正带秦弈去天愉峰搞莲花。

        路上秦弈的神色还是很严峻,一步三回头的样子,看得出忧心忡忡。羽浮子偏头看了他好一阵子,才笑道:“那女的丑得要老命,你这眼光真差劲……不过话说回来了,你也丑得很,还是很搭的。”

        秦弈:“……”

        羽浮子拍拍他的肩膀:“不过男人嘛,丑点没事。你这么有财,道侣又怎么会缺?”

        秦弈拱手:“不敢当,还是你更有才。”

        “不用语含讽刺,我知道我很英俊。”羽浮子道:“其实吧,忧心也不用冲我发脾气……我希望孟姑娘能成功的心情也没比你少哪去。”

        秦弈道:“这么看来,你帮轻影也未必是为了一场交易,还有投资之意吧……假如她成功夺嫡?”

        “不错。别人可以投注在齐文身上,我为什么不能投注孟轻影?”羽浮子道:“再说我也真怕她失手被擒,把我给供出来了。”

        特么会不会说话?

        被这货“安慰”之后秦弈反而心情更阴沉了,之前还有两句扯淡的心情,现在连开口的心思都没了。

        “行了行了。”羽浮子又道:“你别什么心思都在你女人身上,自己这边别给我出篓子!”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