乍一想,天机子的行为似乎很草率。

        可认真想想,秦弈却发现这是算计了很久的事情。

        明河当时走神没注意,秦弈却是在认真看战况的。他很清晰地看到,和郑云逸交战的和尚气息忽然有了个瞬间的衰弱和紊乱,不知道是被什么药物影响导致,好像是随着战况胶着,法力大肆运转,就越来越容易走火,终于爆发出来。

        秦弈甚至猜得到这是怎么达成的。对方腾云四层能突破六层的人就那么几个,对于以卜算为道的晖阳大能来说,算出对方派谁出战是比较容易的事情。而天机子还不仅是算,他本身有“医”,既然有了明确目标,提前给你准备用于临场突破的药动些手脚,是完全可能做到的。

        具体怎么做的不需要细节还原,总之是做到了,郑云逸唯一需要做的,就是拖。

        既把对手拖死,又是给了天机子时间,在云台之外暗布八卦阵。

        不能事先布,因为对方来此之时肯定检查过周围,只有当战况最胶着的时候偷偷出去布置,难怪始终都看不见天机子人在哪里,也难怪这一战拖了这么久。

        而天机子这个月内显然还做了很多算计,比如去找大欢喜寺的仇敌。

        大欢喜寺仇家无数,却始终活得滋润,就是因为没有一个能作为中流砥柱的核心扛在前头,尤其是扛住乾元。那仇家再多,也只能等谁落单的时候去报复,行踪还不一定找得到,那有个屁用,拖个几千年仇家都死了他们大欢喜寺还活得好好的。

        而天机子给了他们这个机会。

        他骤然出手,便绑架了万道仙宫全宗上下,连不知道躲在哪里的宫主都不得不参与,那便是大欢喜寺仇敌们的狂欢。

        有乾元顶住对方,这么多同级晖阳出手杀掉两个晖阳再也没有悬念。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