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说话间,有书灵回归,落入居云岫掌心。秦弈认真看去,是一个无面目的小人模样,只有两只眼睛眨巴眨巴很可爱。

        没等秦弈看清楚,小人就消失了,居云岫若有所思。

        秦弈问道:“是有发现?”

        “嗯。”居云岫道:“医卜谋算宗各处禁制极多,也难以避过天机子感应,所以只是在外面侦测一番,无法入内。但在吃喝嫖赌那边,却侧面有所得。”

        秦弈醒悟:“是有外人去了群芳苑吧。”

        “不错,大欢喜寺淫僧如何忍得住这种地方的诱惑?”居云岫难得地带着冷笑:“恐怕还是瞒着谋算宗的人,自己偷偷去的。若以郑云逸的筹谋可不会露这么大破绽,可惜郑云逸软禁不了客人。”

        “为什么是郑云逸,不是天机子?”

        “这只会是弟子层面的事情,一旦是天机子勾结大欢喜寺,那事件就大了。怎么可能拿些丹药在论道大会用,就算成功了也平白惹我们警惕,他后续的事还做不做了?所以这不可能是天机子的层面去做的事情,最多就到郑云逸,说不定都只是西湘子个人所为。”

        秦弈有些惊奇地看着她。

        居云岫后退半步,看看自己身上,奇道:“看什么?”

        “看不出原来你也有些智商……”

        居云岫的神色危险起来:“所以你本来觉得我很好骗吗?”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