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轻影打量秦弈的目光越发有趣了。

        在此之前,其实双方并不了解,对于各自的印象都是浮于一个标签式的观感:一个视人命如草芥的魔女,一个有侠心又有点小聪明的男人。

        此时秦弈对孟轻影的观感没什么变化,孟轻影眼中的秦弈却显然立体了不少。

        他的这种观念,或者说“道”,怎么说呢……便是在正道之中都很少见,便如明河显然就不是这种观念,在魔道看来更是不可理喻的一种奇葩思维。

        当然孟轻影也没有兴趣跟他论道,只是觉得挺好玩的。想了一想便道:“你说此前你我不过私人恩怨,这话我认同。但你有没有想过,当你涉足大乾之事,我们就已经不是私人恩怨了?”

        秦弈道:“我涉足大乾之事,是代表万道仙宫而来。所以这是万象森罗宗与万道仙宫之事,而不是你与我秦弈之事。你若一意要在我的私人关系上做文章,我完全可以立刻回宫,说穿了这里的事与我有个屁关系?到时候你面对的自然是万道仙宫的其他同门,甚至是我师姐亲临……大概你更愿意如此?”

        孟轻影叹了口气:“可谁让你身上有名册呢?我不盯着你又能如何?”

        秦弈道:“如果是大欢喜寺着急要这个名册,你替他们来要,我还能理解。可你明显并不是替他们要的,而是自己想要,这就恕我不知道为什么了。这么着吧,如果你能解我此惑,交易可以商量。”

        孟轻影笑道:“我就知道,你刚才入宫,对这大乾上下已有不满,并不愿意替他们卖命,你我是可以合作的。”

        秦弈不悦道:“既然如此,你为何非要揭我逆鳞?不找骂不舒服?”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