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子请自重正文卷第一一一八章再启谈判两人碰杯,一饮而尽。

        玉液琼浆,绝对是秦弈此生喝过最好的酒,恐怕九婴那蠢货早用这玩意诱惑酒宗人士,尹一盅他们哭着喊着都要上来。

        然而此刻秦弈倒没有多少品酒的心思。

        看着瑶光的如玉侧颜,秦弈心中在想,确实自以为挺了解瑶光的,其实真不见得。

        至少这瑶光之名的由来,此前就不知道。毕竟在棒棒口中只不过是“起个星星的名字没意思”,从中还能再度感受两人道不同的体现,在棒棒眼中,那确实是“起个星星的名字没意思”。

        在秦弈和流苏相处这么多年来,流苏从来就没有对“固有之道”有任何执着,更着眼人的发展。甚至秦弈还想起很早年前,流苏刚出来那会儿,一边牛逼哄哄自信满满本棒天下无敌,一边却开始悄悄质疑自己的法门是不是跟不上时代了。

        看似精分,实则道途如一,一以贯之。

        瑶光也是……说她老顽固倒也不对,她还有破此世格局的想法呢。但道途上,她对“天人感应”“天地交感”“仪轨契律”也就是对固有的天道规则的钻研更加在乎……所以一个是牛头人大酋长,一个是牛头人大祭司?

        呃不对,不是牛头人,都是大美人。

        秦弈依然更偏向棒棒,却依然认为两个人能合起来就更好了……

        瑶光偏头看了他一眼,忽然笑道:“是不是觉得我和流苏合起来就好了?”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