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天枢神阙迎来了有史以来最奇葩的变革。

        不是没了宗主,宗主现在就是曦月。这份宗主传承连个继任仪式都不需要,反正万年来都是她当家,什么令牌信物全都在她身上,说是就是了,谁都很习惯。

        这个变革没啥,大家服气也乐意。

        但是秉持忘情绝欲的道家清修之地,居然开始组道侣了。

        一组就是两对,两对一共只有三个人。

        新任宗主曦月,少主明河,与同一个男人结为道侣。

        这不仅是违反道家清修的事了,还违反了世之伦理,传出去要变成笑柄的那种。

        天枢神阙上下的表情都跟吃了翔一样,就算最忠诚的亲信门人都表示拒绝观礼。打服了是打服了,咱不说话,不看不问当不知道,这总可以吧!

        然而在宗主圆瞪的凤目之下,还是无奈耷拉着脑袋参加了典礼。

        真正参加典礼的时候,倒发现场面和想象的不太一样……不是一拖二那种刺激所有人眼球的场景,实际还是曦月高居主位,秦弈明河相对站在面前。

        “所谓本座也和秦弈结侣……”曦月在主位上淡淡开口:“这事情我们内部知道就可以了,一会明河也会给本座主持个简要仪式,或者你们谁来也行,本座好歹要个祝愿……总之不需要大张旗鼓三人一起,你们对外也不必说。”

        道士们愣了一下,继而狂喜:“真的?”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