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苏……”九婴低沉地开口“你确实强得过了分……怪不得当年她与你同为太清之巅,单打独斗却不是你的敌手……但正因如此,不能再让你复苏下去了……”

        就算拼着伤,都要将流苏灭杀于此。

        一旦再给她时间的话……整个天宫,无人是她一合之敌。

        九婴深深吸了口气,取出了一方小鼎。

        白雾之中传来流苏的声音“天地四方鼎,原来也到了你们手里……”

        九婴笑了笑“这么多年,该收集的东西早收集完了……天宫的资源,超过了你所能想象。”

        流苏非常不爽,因为这是她自己铸造的鼎,当年作为人皇,为了安定四方空间,镇压天灾之用。

        如今反而被人用来对付自己……效果还是反着来的。

        小鼎祭出。

        落在远处的秦弈眼中,就像是大地倒转了过来,把上方的茫茫白雾全部镇在了地底。

        中央之土,大地的力量正在咆哮。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