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夫君你出关了啊?”

        秦弈带着一脑子无相的思考跨出时幻空间,一眼就看见羽裳在王座大殿里鼓捣着什么。

        见秦弈出来,羽裳屁颠颠地凑了上来,递给他一件衣服“夫君试试?我揍了几个北冥魔头,从它们体内抽的冰源。”

        万妖法衣。

        原外形不变,却隐隐增添了冰凛意,似有冰雾在衣服上淡淡飘溢,看着更有了几分仙家意。秦弈可以感觉到里面增添了一些北冥生物的本源,重新祭炼过了……

        原本大约是无相初期的防护力,如今又升格了,至少防寒能力估计是无寒可破了……

        秦弈抽抽嘴角,之前和安安那啥的时候,衣服在潭水边上,被羽裳收了去,他也没好意思拿回来,幻化了一件青衫就躲起来修行去了。

        本以为羽裳是吃醋惩罚呢,如今看来反而是加倍讨好……

        表面上惩罚魔物们,实际上暗戳戳地还是在给自家男人塞私货。

        秦弈接过法衣,正要试穿,羽裳脸红红地按着他的手“夫君等等……”

        “呃?”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