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过了多久,也不知道那个肿着脸夹在中间的男人说了些啥,总之战况还是慢慢平息了。

        秦弈抽着鼻子,伸手一指地上的宫殿废墟。

        木石纷纷飘起、回归、重塑,重新变成了完整的宫殿。

        这漂亮的一手引得围观群众纷纷鼓掌,秦弈却只想找个缝躲起来。

        其实这一战本来是可以不要打的。

        时幻空间虽然是需要他运用时光之力造就,但修行到现在,已经不是非要他自己身处其中了,完全可以施法形成空间之后,自己离开,让她俩在里面修行……

        只是以前从来都是自己和人在里面呆着,在里面呆的时间其实都比这辈子在外的时间久……实在太习惯了,一时竟然忘了自己是可以不要在里面的……

        平白搞得后院起火。

        太蠢了。

        所以止戈很简单,只要把这方案说出来就结束了……徒留一地废墟,见证着愚蠢的后果。

        “和她一起?”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