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千魂看着侧前方不远处漂浮的明河。

        当着她的面时,那如同君子的眼眸,此时在侧后方几乎无法按捺的火热。

        这个道姑实在太美了。

        莫说遗落的旸谷一隅,便是整个北冥,茫茫不知其广,交叠无数空间,直如世界三千,其中也不是没有漂亮的,可里面所有的生物最美的也不及这个道姑万分之一。

        单论美也就罢了,那种遥远的距离感,仿佛九天之外的间隔,若是一般人恐怕什么念头都兴不起,就像在看一颗星星,好看是好看,能有什么感觉?可偏偏对于魔性来说,却极有将她从天上拉到地底的。

        魔之沉堕,对己也对人。

        明河对于这些人的诱惑,她自己都未必清楚。

        若能把她摁在……真是死了都值得。

        其实这种魔性念想,本身不算什么大问题,秦弈当年的想法和他们能有多大区别?普通人对星辰无念,有心气的却想摘星辰。并不稀奇。

        但区别在于,你用什么手段去做这种事情。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喜欢不是错,追求是你的权利,可要是来硬的或者来阴的,那就该进局子了。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