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秦弈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他自学这种以阴阳双修理论为根基的法门,居然学得这么顺溜他修行以来,从来就没接触过类似的法门,因为流苏压根就不会。

        以前学东西,要么是流苏谆谆指点,解释清晰,要么是居云岫一指点化,直入脑海。他还从来没试过自己抱着秘笈、自己研究学习的经历,更别提这类从没接触过的陌生法门了。

        而且这回是临时发现猫腻,更是连惯常探讨的流苏都不在,自己急智反应去学这套功法来应付局面,何曾想过自己能吃透得这么快?

        虽然还是有不少地方不求甚解,只是学习了基础应用,但已经能办到和自己的其他术法融合在一起,算是掌握得很好的表现了吧。

        还越来越娴熟,原本只够全力压制自己中的丹药效果,习惯之后还有余力发动摄魂之音,去进攻西湘子了。

        难道自己天生就适合这种污污的开车功法?

        这边秦弈越来越顺畅,那边西湘子就越来越悲剧。

        用大欢喜寺手段阴秦弈,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反而被大欢喜寺的套路反阴了一道,真正的以彼之道还施彼身。西湘子准备的针对性防护完全准备歪了,只能吞了一粒自备的丹药,同时凝起所有修行,尽力抵抗。

        这就是拼道行的时候了。

        可这秦弈的修行怎么变得这么强……

        琴心四层修为?

        九品法宝玉笛,增幅法力,增幅音效?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