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兄这个语气……”李青麟终于开口:“如果我说出那个答案,你会拒绝吧。”

        秦弈断然道:“是。”

        “为什么?因为怕青君知道……你毒杀她的父亲?”

        李青麟说得平静无比,夜翎抱着肩膀往旁边缩了一下,神色惊恐。

        真的说出来了,他真的想弑父。

        若只说兄弟相残,普通人家也有不少例子,动物之中也不罕见,夜翎能理解。可儿子弑父,那就真的很耸人听闻了,可李青麟却能说得如此平静。

        夜翎觉得即使是妖怪,也不会这样的……明河干嘛就对妖意见那么大……

        却听秦弈回答:“两个原因吧。若青君知道我毒杀她父亲,以后日子没法过的。”

        “她不会知道。”

        “可我无法坦然。”

        “呵……”李青麟笑了,又问:“这只是一个原因?唔,第二个莫非是怕我把你当个弃子?”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