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地一声,“巨大”的螣蛇骤然摔在崖底,立刻变小,背上的秦弈也被甩开,滚得老远。

        只是源自错位的突兀,毕竟夜翎原身实际上很小,一震都可能坐不住,并不是被摔得多惨。秦弈滚了个身,迅速起来,转头看去,旁边一条半米多长的蛇,晃悠悠地趴在地上扇着翅膀。

        半米多其实也不能算很小了,只不过和刚才身如江河的巨大螣蛇一比……比哮天犬变成了哈士奇还夸张。

        “怎么了?”秦弈有些担忧地过去摸了摸:“没摔伤吧?”

        “变、变小了,呜……”蛇口发出了稚嫩的女声。

        “蠢蛇。”秦弈没好气道:“之前只是看起来大,不是真的大,你还把自己都骗过去了?”

        “那么大的样子,才能感觉自己很厉害。”夜翎趴在地上不起来,显得很是伤感。

        秦弈没法理她了,转头打量了一下环境。

        依然是雾霭沉沉,能见度很低,虽然不到伸手不见五指的程度,也是几米之外就看不清楚了。秦弈御风吹散浓雾,眼眸微微一缩。

        四处都是白骨……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